益生菌、阿昔洛韦、除菌卡……对付新冠肺炎它

  蚊子能传播新冠病毒?益生菌能预防新冠肺炎?阿昔洛韦可预防新冠肺炎?疫情与传言齐飞,慌张并迷茫一色,在新冠疫情期间,面对朋友圈、社交媒体此起彼伏的众说纷纭,是时候让科学帮你擦亮眼睛了。

  随着春天的到来,气温开始逐步回暖,特别是中国南方各地,蚊子的逐渐增多,会不会成为传播新冠病毒的新隐患?在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长期从事媒介蚊虫及其传染病的防治研究的陈晓光看来,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新冠病毒感染人体后,虽然可能在细胞内复制后进入血液形成病毒血症,但蚊子并不能传播人类血液中的所有病毒,能够传播什么病毒,需要蚊虫与病原体经过长期的相互作用、互相适应、共同进化。”陈晓光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病毒对宿主特异性的要求很高,目前,没有证据表明,冠状病毒可以感染蚊子,并通过蚊子传播。

  目前,通过蚊媒传播的病毒包括乙脑病毒、登革病毒、寨卡病毒、基孔肯雅病毒等。但即使可以通过蚊子传播的病毒,也不是所有种类的蚊子都能传播。比如登革病毒主要通过伊蚊传播,而库蚊却不会传播登革热。

  “曾有科研人员做过试验,库蚊吸咬含有登格病毒的血液后,登革病毒会进入库蚊的体内,但不能感染库蚊的中肠细胞,更不能扩散到血淋巴腔、蔓延到唾液腺,这意味着,登革病毒通不过库蚊的中肠屏障。”陈晓光说,能够感染蚊虫中肠细胞并在其中复制、增殖,继而扩散到唾液腺,然后再通过蚊虫吸血传播出去,只有这样的病毒才能被特定的蚊虫吸血传播。

  不过,新冠病毒是否变异和如何变异,也需要密切关注。陈晓光介绍,人类在1947年就曾在猴子体内分离出寨卡病毒,“但是长久以来,并没有发现寨卡病毒能感染人,或者感染后有明显的病理表现。直到几十年以后,寨卡病毒才在非洲、南亚、西太平洋、美洲等地造成疫情,而目前的研究证明,寨卡病毒之所以造成疫情的国际大流行,是因为病毒基因发生了变异,使得其对人的感染性和致病性都显著增强。”他认为,对于新冠病毒传播途径的研究,也还需要病原学、流行病学和临床试验等相关研究的持续深入。

  近日,改善肠道功能的益生菌被奉若至宝。益生菌是能定植在人体肠道内,能经受住胃酸的灭杀,对人体健康有益的细菌,例如双歧杆菌。

  “食物残渣进入肠道发酵后,益生菌可以刺激肠道蠕动,通过调节肠道中的菌群,改善肠道微生态,进而让我们的身体更好地吸收营养。我们的肠道粘膜下,有大量的免疫细胞,益生菌通过对肠道免疫细胞的刺激,激发免疫系统抵御细菌侵犯的能力。如果肠道内的益生菌比较多,对于预防肠道感染是有好处的。”南京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中国营养学会常务理事汪之顼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学术界公认的益生菌菌株并不多,而很多在售的所谓“益生菌制剂”,菌株各异,没有充分证据显示对治疗疾病,促进健康有用,有蹭热点的嫌疑。

  虽然目前针对新冠病毒的药物及疫苗的研发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但截止目前,新冠肺炎尚没有疫苗和特效药。“也没有研究或者临床证据表明,益生菌能预防新冠病毒。”汪之顼说。

  人体自身的免疫力对于预防病毒入侵,确实很重要,汪之顼表示,想提高免疫力,需要注重营养、加强运动、保证睡眠、劳逸结合,确保健康的生活方式很重要。

  有专家表示,疫情期间可以加强饮食营养,多吃富含蛋白质,维生素以及矿物质元素的食物,比如新鲜的蔬菜和水果,肉类,蛋类以及奶类等;保证充足的睡眠,尽量不熬夜;加强体育锻炼,多进行室内身体活动。另外,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及愉悦的心情也是一种有效提高抵抗力的方式。

  病毒是以核酸为核心,被蛋白质所包裹形成的粒子。病毒根据其核酸类型,分为RNA病毒和DNA病毒,新冠病毒属于RNA病毒。

  中国药科大学药学院教授、博导李志裕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冠状病毒进入宿主细胞后,直接以病毒基因组RNA为翻译模板,表达出病毒RNA聚合酶。再利用这个酶完成负链亚基因组RNA的转录合成、各种结构蛋白mRNA的合成,以及病毒基因组RNA的复制。

  干扰病毒核酸复制的药物,主要是干扰核酸的合成。李志裕介绍,新冠病毒的RNA聚合酶是病毒核酸合成的关键酶,这类作用机制的药物如法匹拉韦,瑞德西韦仍在进行抗新型冠状病毒的三期临床试验,大家都在期待一个很好的结果。

  “阿昔洛韦是在感染的细胞中转化为三磷酸形式,从而抑制感染细胞中病毒DNA的合成,它更多地存在于病毒感染的细胞内。阿昔洛韦是广谱抗病毒药,主要用于疱疹性角膜炎、生殖器疱疹、全身性带状疱疹和疱疹性脑炎治疗。但阿昔洛韦是DNA病毒的DNA聚合酶的抑制剂,所以对RNA病毒是无效的。”李志裕说,抗病毒药物的作用,主要通过影响病毒复制周期的某个环节而实现的。目前应用的抗病毒药,只是对病毒的抑制,不能直接杀灭病毒。理想的抗病毒药物,应是只干扰病毒的复制而不影响正常细胞的生长。

  但是,由于病毒宿主的相互作用非常复杂,因此大多数抗病毒药物在发挥治疗作用时,必须精确地找到病毒蛋白的靶点,既要能抑制病毒活性,同时又要尽量避免对人体的副作用,因而导致研发抗病毒药物发展速度较慢。迄今为止,一些病毒性疾病,尚没有治疗药物,只能用疫苗预防。

  新冠疫情期间,电子商务平台中,不少商家的除菌卡打出“抑菌率100%”的宣传标语。不过,不少消费者将信将疑,“不知道是否有效,就算买个心理安慰吧”“最近疫情严重,都在家闭门不出,打算带宝宝回北京的时候路上用,不知道有没有效果。”

  “二氧化氯具有很强的氧化作用,能迅速氧化、破坏病毒蛋白质衣壳中的酪氨酸,抑制病毒的特异性吸附,阻止其对宿主细胞的感染。二氧化氯还能与细菌及其他微生物蛋白质中的部分氨基酸发生氧化还原反应,使氨基酸分解破坏,进而控制微生物蛋白质的合成,最后导致细菌死亡。”中国药科大学药学院教授尹莉芳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二氧化氯除对一般细菌有杀死作用外,对芽孢、藻类、真菌等均有较好的杀灭作用。

  “常规使用二氧化氯气体在较短时间内杀菌的作用浓度一般较高,对呼吸道具有刺激性,消毒需要在无人条件下进行。”尹莉芳说,现有文献的研究结果显示,在200-300ppm的低浓度条件下,二氧化氯气体作用2-3小时,对环境中微生物有生长抑制和杀灭作用,但仅进行了特定细菌的研究,且微生物抑制效果受环境湿度、有机干扰物、物体表面材料等影响很大。

  尹莉芳认为,市面上的除菌卡产品二氧化氯发生剂含量在3-15克不等,说明书上大多宣传可持续使用60天,并佩带在身上使用,“在开放环境中,佩戴使用的二氧化氯,很快会随空气流失,其产生的二氧化氯浓度很低,杀菌有效性有待考察。此外,气体二氧化氯不稳定,无法长期保存,除菌卡产品可能是通过添加有亚氯酸盐,产生并释放二氧化氯气体,使用过程中如果除菌卡破损导致亚氯酸盐泄露,接触到皮肤汗液或水渍,会导致氯气的释放,可能会导致皮肤灼伤,甚至造成呼吸中毒。”

  美国研究人员利用活蛙细胞设计并组装了一种活体机器人,其可以自行移动,环绕目标并在...[详细]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许多人担忧有朝一日人工智能会替代人类的工作岗位,造...[详细]